精彩都市言情 逍遙小捕快-第四百六十七章:大顯神威的永樂郡主讀書

逍遙小捕快
小說推薦逍遙小捕快逍遥小捕快
听得内侍的话,楚皇开口道:“宣!”
萧如雪也退到一边,站在贤王座位的后边,看向门口处。
御书房门口处,一名算学博士从外面走了进来,身后还有两名内侍抬着一扇屏风。
屏风之上不是华丽图案,而是画着一幅详实的大楚地形图,山脉湖泊都是被标注的一清二楚。
这些地形都是通过朝廷派人一路走访记录,合力绘画成图。
每一次地形图的变更,背后付出的都是大量的人力物力。
那算学博士拱手躬身道:“臣参见陛下、王爷、永乐郡主。”
贤王没有说话,平日里在私下兄弟之间如何打打闹闹也没关系,每当有臣子在场的时候,贤王还是很给这位弟弟面子的。
楚皇端坐御案之后挥手道:“平身吧。”
算学博士直起身子道:“谢陛下。”
大荒咒2潜龙出渊
楚皇开口道:“朕命爱卿核算此次粮草辎重以及军械调度,爱卿可是有结果了?”
楚国与周国已经有十数年未曾开战了,此番周国来势汹汹,自当用最快的速度将粮草军饷等物运往边关。
算学博士道:“回禀陛下,王爷,臣与国子监诸位同僚演算三日,将以往运送粮草军械的路线稍稍改进,若是从这条路上走可以比之节省六百余里的路程,可以更早的到达边关,也可在途中节省两万两的白银。”
兵马未动粮草先行,运送辎重粮草的队伍,更是每日都是在烧钱,若是能早一些到达边关,也可以少花一些银两。
如今朝廷并不富裕,国库存银能省一点十一点,若是能有一条更近的运送粮草军械之路,每次运送军械辎重都可为朝廷节省两万两白银,那么日积月累下来也是一个可怕的数字,若是此路行得通,国子监算科当真是功不可没了。
那名国子监算学博士也是暗自窃喜,若是此方案被朝廷采用,他也算立下了不小的一功,加官进爵指日可待!
楚皇面露喜色看向贤王问道:“皇兄觉得此路是否可行?”
贤王还未开口,贤王身后的萧如雪便率先一步开口道:“不行!父王,皇叔,不能从这条路上走!”
贤王听到身后萧如雪的声音,问道:“哦?为何不能从这条路上走啊?雪儿说说看。”
算学博士看到这位无法无天的小郡主反对,连忙躬身道:“臣之测算绝无差错,此路可为朝廷节省两万两白银,还请王爷、郡主三思。”
萧如雪却是走过去,指着那条改进之路道:“这条路虽然最大程度的缩短了路程,但是却多挑选山谷、小道而行,这样的道路一般坎坷崎岖,遇到刮风下雨还会泥泞难行,若单单只是路过行人,自然是走算学博士说的这条路,但是粮草辎重之类的东西数量众多,本就行进缓慢,若是再放弃平坦易行的官道,改走小路的话,虽然在演算稿纸上缩短了路程,但是实际行进起来真能如此吗?”
“博士只考虑节省路程,却忽略实际情况盲目改道,与纸上谈兵的赵括何异?”
此言说完,楚皇顿时惊醒,光想着省银子了,却忽略了事实情况,若是真下令改道,走到半路万一天降大雨,怕是运送辎重粮草的车马都会陷入泥泞小路之中。
报告监察大人
辎重一路行进,怎么可能每日都遇到晴天呢?
恐怖 屋
贤王看向自家闺女的眼神也是充满了赞许。
但是那算学博士却是连忙跪伏在地上:“微臣只是根据现有图纸演算,只是图上标注可以得知那虽然是山道但是可足以令得车马通行,至于路况如何臣实在不知啊,臣一心为了朝廷,绝无二心,还请陛下王爷明鉴!”
楚皇看着算学博士沉声道:“国子监算科急功近利,竟不考虑实际路况,幸得雪儿及时纠正未酿大错,着令国子监算科博士全部罚俸半年,都给朕静思过错去!”
国子监算科博士跪伏在地上,听得陛下的话,虽然身体一颤,但是幸亏也只是罚俸半年,未曾有过重罚,连忙道:“臣等知罪,领旨谢恩。”
萧如雪指着原先的那条运送粮草所标注的道路,若有所思的问道:“父王,这就是以往运送粮草辎重的道路吗?”
贤王点了点头道:“自然是了,此路大楚无论是辎重还是军队,行进了数十年未曾出过差错。”
萧如雪指着另一处道:“明明就有一条更近的路嘛,从这里走,过青州、允州等地,虽然节省不了六百余里但是四百里还是有的,同样能节省很多银子啊。”
【老规矩,地名不带入现实】
贤王听到后从座位上站起来,走到萧如雪旁边,看着萧如雪描绘出来的道路,吃惊道:“雪儿,你是如何找到此路的?”
萧如雪摇了摇头道:“不用我找啊,国商院的生意遍布大楚各地,自然免不了向周边州府运送货物,这就是国商院通往边关州府的商队路线呀,两个月前,国商院向周赵两国分别派出商队,去往周国的商队走的就是这条路。”
“对了还有通往赵国的辎重路线,也能起码节省四百里,就从这里走……”
说着,萧如雪便是用手指描摹出了路线。
怎么说她也是国商院的副院长,知道这些,很稀奇吗?
当她是其他藩王养在封地的花瓶郡主吗?
她懂得可是很多的!
哼~
贤王看着女儿指出来的两条路,脑子里顿时嗡的一声,刚刚国子监算学博士的改进方案他带兵多年早已看出端倪,女儿也能看出来,那证明自家女儿天生聪慧,随他!
但是自家女儿刚刚给出的这个方案可是实打实的缩短了辎重路线啊!
他们楚国以往到底在路上白白扔了多少银子?
说实话,这些银子被贪官贪了他都没有这么心疼。
因为被贪的银子,大不了被他发现了,抄几个家还能要回来。
但是白白损耗在路上的可无论如何都要不回来了!
邪王的绝世毒妃
可恶的国子监!
里面养的都是一群酒囊饭袋吗?!
不过还好,亡羊补牢,为时未晚。
楚皇听到这里看向跪在地上的算学博士也是满脸气愤。
国子监的算道比不上国商院。
户部查账赚钱也比不上国商院。
吏部选贤举能还是比不上国商院。
刑部侦破案件订立律法同样比不上国商院,甚至都需要国商院的院长亲自去授课。
一个个的全都比不上国商院。
他到底要这六部有何用?!